第A16版:特稿     
本版新闻列表
 
东莞6000亿民间资本路在何方
 
  东莞日报社旗下媒体:东莞日报 东莞时报 东莞时间网   
   2010年12月13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东莞6000亿民间资本路在何方
酒店饱和、楼市充满不确定性因素
记者 曹林华

  11月30日,来自东莞银监局的消息称,预计到今年底,东莞的民间资本将突破6000亿元。

  酒店饱和、楼市充满不确定性因素,在现有的投资两大产业开始迷茫时,庞大的东莞民间资本正在寻求新的释放口。

  尽管如此,但相对于拥有数额同样庞大民间资本的温州,在资本市场上呼风唤雨,创造了被称为“温州模式”的投资神话而言,东莞资本在本土之外的投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在东莞民间资本寻求扩张的当下,问路“温州模式”,他山之石的经验必定有其借鉴的意义。

  而于当政者而言,如何通过制度、政策、以及体制的创新,让已经拥有庞大民间资本和深厚创业文化的东莞再次焕发活力,为民间资本的创业发展提供更加广阔的渠道,显得尤为重要。

  

  盲目投资败兴而归

  在东莞,“因为消息不对称等原因,导致盲目投资而亏损的人”比比皆是。“大家都想去外面试一试,但大都是败兴而归。” 

  

  一些东莞民间资本持有者并不甘心“资本沉睡”。他们想通过自己去寻找一条扩张之路。然而,四处碰壁让资本持有者伤痕累累。

  竹篮打水一场空不说,失败还让他们失去了再投资的信心。

  一位在东莞投资做实业已16年,但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士告诉《东莞时报》,前年,他从一些地方得知消息——山西煤改。于是,他便兴冲冲地去投资,希望分得一杯羹。

  在合作方案敲定后,他先期投资一千多万。但结果却并不如他所想。那场由政府主导的山西煤改,后来被许多媒体称为“国进民退”。当然,他也亏损了八百多万后,心灰意冷以退守东莞。

  他说,此后很长一段时间,他对很多由政府主导的投资都失去了再去投资的信心。如今,他分析失败的原因就是“信息的不对称”。“在别的民营资本都要清理出局的时候,我还拼命往里面钻,这肯定要亏。”

  而他的盲目投资失败只是一个缩影。一个更值得一提的消息是,东莞的民间资本持有者开始把眼光投向收藏业。但是,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今年央视鉴宝栏目来为这些收藏者鉴定收藏品当中,发现90%为假。

  对此,广东省社科院企业管理与决策科学研究所所长林平凡觉得投资须谨慎。林平凡说,让持有的资金变成真正活的财富,需要一个过程。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取决于资金持有者的经营水平和智慧、以及对时机的把握。“投资需要对周围的信息的准确判断,在不具备那样的水平和智慧,以及没有这个辨别渠道的情况下,就去投资,于资本持有者而言无异于自伤。”

  尽管心酸,但这位人士表示,在他身边“因为消息不对称等原因,导致盲目投资而亏损的人”比比皆是。“大家都想去外面试一试,但大都是败兴而归。”

  东莞民间资本持有者出现盲目投资的原因很简单,在现有的两大投资产业——酒店饱和、楼市遭遇太多不确定性的情况下,他们急于寻求新的释放口。尽管,他们对这些投资的行业一知半解。

  来自经济和信息化局的数据显示,东莞民间资本的投资至少2/3在酒店和楼市当中。而对于这种过于单一的投资,东莞市委书记刘志庚就曾表示过不满,“作为世界制造业的重要基地,东莞民营企业却很少出现在制造业领域,主要集中在第三产业,而第三产业中又以酒店和房地产业为甚。在东莞的民营企业中,还缺乏一些“顶天立地”的大项目、大企业。”

  

  对政策不确定性的担忧

  并没有民间资本进入已经放开的垄断行业,大多数资本持有者认为,这些行业的门槛由政府政策来制定标准,有太多的不确定性。

  

  在此背景之下,如何让长期游离于金融监管之外的民间资本投入到长期增值的渠道,成了东莞历届执政者的难题。

  为此,东莞市经济和信息化局在2008年的基础之上,再次编制了2010年《东莞市鼓励民间投资产业导向目录》。

  投资导向为民间资本的未来投资列举了5大产业方向。其分别为:八大支柱产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先进制造产业、现代服务业、基础设施和市政公共事业。

  而在每个大产业之下,又细分出众多的小行业。据一位参与该目录的官员透露,编制导向的目的就是想引导东莞的民营资本从酒店、房地产等消费性第三产业中解脱出来,向更具成长性的先进制造业等现代产业进驻。

  而在此前,国家为鼓励民间投资出台的“新36条”也有明确,民间资本可以进入垄断行业。比如,电信和石油行业。

  但尽管如此,东莞民间资本进入这些行业,或者导向目录中的产业的数额几乎为零。大多数资本持有者认为,这些行业的门槛由政府政策来制定标准,有太多的不确定性。

  东莞长安国际酒店董事长、东莞市旅游饭店协会会长陈灿球的心态代表了大多数。他表示,不管是“新36条”,还是投资产业导向目录,对刺激民间资本,促进民营经济发展,肯定有好处,但要真正见实效,还需一个过程。

  陈灿球说投资跟养鱼一样,需要摸清楚再说。他举例道,假如我要养鱼,该怎么养?要放多少比例的海水和淡水?温度要保持在多少?放多少鱼料?……摸不清这些,肯定搞不过长期从事这一行业的渔民。

  因此,陈灿球建议,先不要急,慢慢看,摸清楚再出手。他认为,很多国有企业长期在很多垄断领域里干了好多年,而民营企业家作为这些行业的新手,在对行业还不熟悉的情况下,贸然进入,很难做得过人家。

  对于资本持有者进入垄断行业的谨慎,林平凡所长认为非常好理解。他表示,政府只是给了一个宏观的指导政策,但却没有制定一套切实可行的、具体的政策,包括如何利用民间资金,放开、放宽、激活民间资金的有关政策。

  林平凡认为,只有指定电信哪一个项目,或者石油哪一个项目可以进驻,这样才能让民资吃下定心丸。“市一级的政府要多做一些产业指导性的论政和分析,至少要在分析上提供一些帮助,做一些基础性的工作,而不是给一些宏观的政策。”

  但事实上,很多垄断企业的地位本身就比当地政府的层面高,而这并不是东莞就能解决的问题。因此,林平凡建议,东莞市本地的垄断企业可以允许民资进入,让资本投资本地。

  不过,反倒是没有被经济和信息化局列入投资导向的小额贷款行业一经放开,就异常火爆。截至9月30日,东莞成立了7家小额贷款公司,注册资本达10亿元。但申请小额贷款公司成立之初,却吸引了30位民间资本持有者报名参加。

  为此,政府计划在2011年实现由现在的7家小额贷款公司发展到20家左右,实现注册资本逾20亿元。但尽管如此,于6000亿的东莞民间资金而言仍是杯水车薪。

  如此,资本已备,只欠东风。

  

  温州经验

  专业市场也好,大型的房地产也好,都不会是一个企业或单个人的资金,一定都是聚集起来的资金,这样往往容易成就大事。力量比较大,容易取得成功。 

  

  在东莞民间资本寻求对外扩张的当下,问路“温州模式”,他山之石的经验必定有其借鉴的意义。

  创造“温州模式”的时间也不过10年而已。温州中小企业协会会长周德文在接受《东莞时报》采访时表示,温州资本十年前的情况跟现在的东莞民间资本“休眠”的状态差不多。

  周德文说,当时温州人实业发展得很好,而当实业发展到一定的时候,肯定会积累一些资本,必然就会寻求资本的对外扩张。

  温州如此,东莞也应亦然如此。

  温州资本对外扩张的十年,也是辛酸的十年。周德文说,尽管温州资本在流动性中不断增值,但出现风险也是常有之。

  尽管温州人投资眼光很敏锐,能抓住每个实体投资的热点,但周德文仍然觉得“还是有点盲目”。“走了一条辛酸的路,刚开始时,哪个领域热,就投向哪个领域,应该说带有一定的盲目性。”

  然而,尽管盲目,但温州资本创造的投资神话却是不可忽略的事实。如此,周德文觉得,离不开三点。

  对国家政策的研究是其一。“对国家政策一定要研究透,光关注没有研究是没有用的,”他认为,政策的风险比投资的风险还要大,造成的损失也更严重。这也是2009年温州资本投资山西煤矿受挫给他带去的教训。

  “要顺大势,跟国家的政策走,国家鼓励的产业,就算表面上看不赚钱,但实际上你投入后一定赚钱,如果违背大势,肯定是亏本的。”

  科学决策为其二。“有的企业家就因为一次投资不成功,就可能一辈子失败。”周德文举例说,原来温州有一家一线企业,盲目去开发矿山,结果一下子套住了,导致全军覆没。

  因此,周德文觉得对外投资,一定要科学决策。“有钱了,往往就胆子大,觉得在这个领域成功了,别的领域也定能成功,这时候就往往容易造成投资失败。”

  民间活跃的组织是其三。周德文说,温州在各地方的商会力量很大,市一级的商会就有187家。而这些商会能够迅速把各种力量组合起来,内外力量互动,带来大量的信息。

  如同现在的东莞民间资本一样,温州的资本也以中小企业为主,非常分散,但对外投资时,他们一定抱团出击。“专业市场也好,大型的房地产也好,都不会是一个企业或单个人的资金,一定都是聚集起来的资金,这样往往容易成就大事。力量比较大,容易取得成功。”

  而让分散的资金迅速抱团的平台就是各个地方的商会,但尤以周德文所在的温州中小企业协会为主。“温州的民间资本也很分散,但我们一定要抱团出击。在我们需要的时候,就能通过民间灵活的机制迅速把资本聚集起来,一起向外投资。这点是非常强的。”

  中小企业协会的职责就是为温州的民间资本寻找合适的投资项目。周德文说,温州中小企业协会经常带领企业家出去考察,寻找不同的投资项目。“有好的,就立马投资。”

  除此之外,各地的商会建立非常密切的联系,形成一个投资信息的共享。

  而此时,中小企业协会还起到一个筛选信息的功能。“企业家也不是每个项目都有时间去考察,这样一来,就由我们来考察推选,我们认为比较好的项目,就反馈给企业。相对来讲,就使投资更加专业化,更加科学化。”

  民间组织之外,政府平台也不缺位。由温州市政府搭建的“温州民间投资风险研究院”目的很明确——为温州民间资本与全国创新经济发展之间提供一个对接平台,以及成为温州资本现代化投资理念及培养温州本地投资的摇篮。

  

  为什么没有“东莞模式”

  “掌握东莞民间资本的人,层次比较复杂,比温州更难组织一些有效的资金使用渠道。所以,尽管你很富,但那些很富的人不一定会跟抱团,不同层次之间的人很难对话。”

  

  民间组织与政府平台的互补,为十年前的温州资本对外扩张提供了庞大的释放口。而这正是东莞所缺少的。

  如此,没有出现资本市场运作的“东莞模式”也就不足为奇。林平凡所长在接受《东莞时报》采访时表示,民间资本在东莞,以及整个广东都缺乏指引,没有形成一个再生产的效益。而原因就是,没有民间组织和政府平台。

  除此之外,林平凡认为,温州民间资本和东莞民间资本的来源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林平凡分析说,温州的民间资金来源比较单一,本土化自由的资金比较多,外来的因素少,所以,对资金的自由聚集相对比较容易。

  而对于东莞民间资本,林平凡觉得至少分为三四个层次。“本土的、本地人的、外来的、国内的、其他人员在这里的,层次比较复杂,比温州更难组织一些有效的资金使用渠道。所以,尽管你很富,但那些很富的人不一定会跟抱团,不同层次之间的人很难对话。”

  而分散的民间资本要发挥他的作用,必须要进行一些融资渠道和投资渠道才能产生新的利润和效益。

  因此,在这样的基础之上,如何形成一个平等对话的平台显得尤为紧迫。“怎么形成一个平台,让民资怎么实实在在的在这个平台上运作,这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我觉得东莞可以率先把民间资本转化为产业资本,甚至是金融资本做一些尝试。”

  相对于目前还没有强大的号召力的民间组织而言,就目前来讲,林平凡觉得这个平台由政府来搭建更为合适。“是否可以由政府来设这样一个平台。比如说,有一些信托的准金融方面的建设,通过他们这一边来进行投资,这也是一个平台和渠道。”

  

  去创造民资的春天

  “民营企业家只有大胆走出去,并在国内其他垄断企业的聚集地寻到新的投资空间,学会与狼共舞,才能促进自身的不断发展壮大。” 

  

  而对于当下,林平凡觉得,这或许是东莞本土资金战胜外资的一个契机,也是东莞民间资本扩张的最好时机。

  林平凡认为,长三角的民间资本步子迈得很大,成效也很明显。而包括东莞在内的诸多珠三角城市,民间资本的步伐迈得并不明显,这主要是原先国有企业在长三角的数量比较多,规模也比较大,产业基础和产业聚集度都比广东好,这对当地民间资本而言,有了产业目标,对触动其投资和发展,有直接的带动和示范意义。

  林平凡分析,外向型经济在东莞占有主导地位,外资本身就是和民间资本抢夺市场,长期以来,外资的充分发展,也挤占民间资本的发展空间,并导致民间资本难以形成聚集效应。

  因此,林平凡建议东莞的民间资本,接下来既要形成聚集的效应和模式,同时也要大胆地走出去。

  谈到走出去,林平凡称,因为不仅是东莞,就算是整个广东,其垄断行业并不多,因此民营企业家只有大胆走出去,并在国内其他垄断企业的聚集地寻到新的投资空间,学会与狼共舞,才能促进自身的不断发展壮大。

  而在走出去的同时,也要做到守土。林平凡说,东莞现在是处于一个转型升级的阶段,雄厚的民间资本正好可以加大对转型升级的投资,形成一股东莞本土化的战略性重大项目的风潮。

  这个风潮的最好时机就在眼前。林平凡说,在十二五期间,东莞市以及各个镇街都将有大批的项目上马。而这些项目目前恰好正在立项的阶段。他建议东莞市政府可以倡导发挥民间资本的优势,加大投资,形成一批本地资金投资的企业。

  “不要一讲到项目就向外引资,其实吸引本地资本进入,为民间资本提供了另一个释放口。”

  不过,东莞分散的民间资金难以集聚也是一个不得不面对的难题。林平凡说,目前东莞的民间资本缺少一个集聚的渠道。尽管民间资本比较多,但过于分散。

  因此,他建议应该要有一些金融渠道,和民间的集资渠道让分散的资金聚集起来,或者通过项目总体由多方来注资的方式把资本集中起来。“只有把分散的资本集中起来才能做大事。要对东莞的转型升级发展项目进行投资的一个模式形成一种突破。”

  渠道可以由民间和政府两个方面来建立。比如类似于温州的民间和政府的两个组织——中小企业协会和温州民间投资研究院。

  而周德文也认为,本地民间资本对外扩张“是一种必须的趋势”。他说,本地的资源是有限的,东莞的资本对外投资要寻求合作,寻找和外地资本的碰撞。“希望东莞资本和温州资本联合起来打天下。现在就有很多资本持有者问我们,温州投什么,他们就投什么。”

     放大 缩小 默认  
用户名
密码
匿名